欢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词,好句,好文。

开到荼蘼散文

短篇散文

开到荼蘼散文

更新时间:2019-11-28 07:18 手机版

开到荼蘼散文

  每到三月,总觉得心里有一场花事要去看。

  春天的夜里,繁星闪烁像童话里的花朵一样。如果一阵风从不知名的地方刮来,吹落了一些打开的花瓣,有小雨从深蓝夜空里落下。此刻时空浩淼,无以言说,幸福像这深夜里雨水的声音,寂静处听到落花的声音。

  她说,我听到风雨里的读书声,仿佛感到人生已经被完全概括。

  她在昏暗月色中听到孩童的读书声。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是在寂静的野外荒村里,月色如水一般倾倒下来。她伸出手,然后感受到微风的从指尖走过的声音。

  她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处荒凉的地方,它们冰冷决绝,永远不会生根发芽。即使春天来到。

  我所怀念的是已经逝去的时光,它们像玛瑙一样闪烁出诡异光泽,又像星星一样遥不可及。是的,许多东西,我们只不过是远远地看着,从未得到。而真正得到过的,早已经消失在风里,如同漂泊的种子,我的灵魂一直漂泊无依,它没有出口,亦没有家园。

  一直有很多花开放,它们像春天的使者,一路唱着春天的声音。它们次第开落,门前庭院,庙宇楼阁。它们粉面红妆,像去赶赴一场春日盛宴,像极了生命之中的尽兴时刻,仿佛末日将近,而唯一使命只是打开自己,独临深渊,奔赴生死彼岸。

  如同一场生死博弈,开放了的花朵,它们被埋藏在泥土里。

  她说,我早知道生命短暂无常,如同春日花朵,奔赴盛会。而后又像流水一样消逝,无影无踪。而我的企求却是沉重的,比如世界上有没有一种长生的花朵?花朵上有没有一只长生的蝴蝶?我要的是不定的事实,是坚定,是信仰所在的海拔高山,难以跨越的雪山屏障。

  时间如果不能带给我光亮,那么我注定只有长途跋涉。也许只有经过千山万水、海角天涯,我才能看见那个已经发生改变的自己。我知道这一切来之不易,我需要明白的是什么能够带给我改变,带给我超脱。我必须要明白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高山之上的荒村里,幽深山谷里血红杜鹃开得团团簇簇,不明就里,不知生死。飞鸟站在高大乔木上,没有发出叫声。一轮金黄圆月从油松枝桠里爬上来,蜗牛在地上爬行,悄无声息。她站在青石板的铺成的路上,穿一身素衣,脚上穿刺绣的布鞋,是喜鹊和报春花的图案。高大泥墙在月色里坍塌出模糊影子,空气里有香椿树生长出嫩芽的气息,风的声音,流水的声音。然后是雨水、还有落花的声音。

  她回来,在一盏残灯下看到自己年轻的容颜,用手指在白色素绢上写下几行文字。

  她说,很多时候,我们不过是听到了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如同深夜的月色和雨水,它们使我猝不及防。而我却是这样欢喜。

  也许我们真的要经过很多地方,要认识很多人,做过很多事情,看过很多风景。真的要很多很多,我们才能够让时光偿还出一个在春夜里寂静听花开雨落声的女子,寂静而又幸福。

  淡淡月色爬上树梢,浮云从天空蔓延而过,我知道你在奔赴一场花事,即使它要开向荼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