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词,好句,好文。

独自枯萎散文

短篇散文

独自枯萎散文

更新时间:2019-11-28 06:37 手机版

独自枯萎散文

  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天我会枯萎的。当我这样思考的时候,时光已经载着我向前缓慢地流逝:我走过没有欢乐的童年,走过没有骄傲与荣誉的少年,直到停下来展望逝去的岁月时,蓦然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站在青年的十字路口了。都说青年时代是人生中最朝气蓬勃的时期,可是我的朝气在哪里呢?

  是的,我还年轻,我还相当年轻,身体的发育刚刚结束,思维的发育跟着在同步进行。我实在难以相信,某一天,一个多年不见的故友走到我面前,会情不自禁地与我谈起关于“衰老”、“疾病”或“死亡”之类的话题。我觉得现在的我与那样敏感的词汇还相距甚远,年轻人啊,如果不趁着这样大好的光阴充分潇洒一下,到了年老的时候他们也会感叹自己的人生。尽管在大千世界里,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生活姿态,或像红帆一样乐观地昂首挺胸地前进,或像竹筏一样悲观地顺着江水漂流而下,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不希望生命会留下空空的遗憾。那所有美丽绝伦的烟火,所有芳香欲滴的玫瑰,都在生命年轻的时候争相绽放。

  然而,我的生命注定会留下太多的遗憾。这不是我希望拥有的,也不是我试图能够改变的。很多人所期望的“朝气蓬勃的青春”也许不会在我身边降临,但是我对它的热切期盼恰恰说明了精神生活在我生命里占据的重要地位。我太饥饿了,从肉体到感官,从感官到精神,从精神到灵魂,没有一处不留下饥饿与匮乏的深深痕迹。我承认,口袋里仅有的几个货币能够克服我生理上的饥饿,却无法弥补我在精神生活上的巨大空虚。我像一个疲惫的逃亡者,从这个真实的世界辗转奔波到另一个虚拟的世界,却从来没有发现,在两个世界的汇合处,有一个最不能令人接受的事实在等待着我。

  原来我就生活在两个世界的汇合处,渐渐成熟起来的我,有一天终于明白,幸福在我眼中是一只被撕裂了花瓣的花蕾,你能够闻到它淡淡的幽香,却看不到它美丽的绽放。生来就不幸福的家庭,在我二十四岁那年彻底地分裂了。母亲带着她剩余的一点幻梦离开我,去投奔那比天堂还遥远的“幸福”——她所谓的梦想,单薄得如同白纸,放一把火就能将它烧成灰烬。父亲带着他对社会的仇恨和对生活的绝望,在原有的那个家里建起一堵高高的墙,他没有阻止我的进入,可我发现自己永远也进不了那个家门。在家庭的冷漠面纱之前,我只能徘徊,我只能彷徨,我只能像个无家可归的浪子,把自己的精神城堡建立在一座无人登陆的小岛上。世界那么大,可我却找不到我的家,找不到心灵寄居的港湾。

  我沉睡了,像一个喝醉酒的精神浪子,外面的世界对于他来说已经显得不重要了,他自私得只会关注自己的内心,他想利用自己的心灵和世界建立一座桥梁,然后让所有的陌生人都可以读懂他的想法。一本笔记本,携带在浪子的旅行包里,无论走到哪里,随时随地都可以将自己的想法记录下来——他的爱、他的恨、他的苦难和他的反抗。我就是那个孤独的浪子,我喝醉酒了,最终麻木地睡去,在没有温暖与关怀的世界里。

  每当夜晚降临的时候,我就反复在心里酝酿着一个计划:发誓要和这个虚伪的世界诀别,寻找一片宁静的土地,过着与世隔绝的安详生活。可是我终究感到,这样的“宏伟志向”无法实现,在现实的世界里,理想根本无处容身;在纷繁芜杂的世间,没有一种真爱能够永远伴随我身边,支持我为了正义和理想而奋斗。尽管世俗的人们吵吵嚷嚷,他们在革命爆发的前夜会把呼喊拉得全城皆是,但是一旦灾难到来,更多的人们会选择逃避。我可以理解,没有人不愿意过一种安详宁静的生活,他们等待着和平的一天已经等了那么多年,在今天在这个平凡的时刻,宁静的爱心是会产生巨大的感染力的。

  所以我一直相信,任何一个为高洁理想死去的人,比如屈原,他们的灵魂是不朽的。其实生与死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死者之所以为死者,只不过是他们过早地看清了世界的真正面目,不愿意和这肮脏的一切同流合污,而甘愿选择去另一个地方保持自身灵魂的高尚。我想,如果我也能达到那种境界,我是一辈子不会枯萎的。可惜我做不到,所以只能任凭自己在孤独、压抑、窒息的氛围中逐渐枯萎。

  曾经很向往像百合花那样的纯白、洁净的美,似乎认为只有它能够代表世间最高尚、最美好的事物。殊不知,百合花之所以能达到如此纯白与洁净,完全是由于有了爱的滋润。是啊,每个人在他的生命历程中,怎么能缺乏感情的哺育呢;难以想象,没有感情的生活会使人坠入一片怎样的黑暗与虚无之中?我常常会在婚礼的仪式中看到玫瑰和百合,相比羞答答的玫瑰花,百合花的纯白与洁净更显示出它的一身傲然正气,它给新人传递爱情讯息的同时,还给四面八方来的宾客带来了一片清香的气息。如果没有爱情的滋润,百合花会迅速地枯萎,到了那一天,它会听到自己生命的丧钟响起,曾经相爱的人们为了它的离去而黯然哭泣。对于一束百合,从出生到死亡,它的生命全靠着爱的养分支撑着;那么对于多愁善感的人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谁敢断言,他活在世上仅仅靠着物质食粮,那他肯定是个超凡脱俗的圣者。

  而现在,当我在幻想与批判中品味世界的真相时,回忆又将我带回到若干年前在乡村工作时的情景。一个人的房间,一个人的床铺,一个人洗衣扫地,一个人看书写字……所有的事情都没有一个感情寄托者的陪伴,孤独与烦躁深深地藏在一个青年的心里。偶尔有几个成熟漂亮的女孩与我顺路同行,我知道她们只不过是我生命中的过客,并非精神的伴侣。有朋友的感觉真好,只可惜有些朋友仅仅是为了“朋友的名义”而存在,他们响亮地喊着友谊的口号,到了关键时候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爱情之于女人,每个人对它的品味不同,珍惜它的程度亦不同。对于洁身自好的女孩,爱情是一杯酿造多年的醇酒,酒香四溢、香味扑鼻,不是自己钟情的男人,她不会随便将它赠送。对于放荡无羁的女孩,爱情是流动摊位上的廉价早餐,谁愿意出钱她就豪爽地贩卖给谁,决不矫揉造作。我在那种枯燥乏味的环境下生活了那么久,不说阅尽世间人情,至少对于身边的常客,总能够把握一二。其实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很多事情无力去做,很多事情无能去做;对于有能力有机会去做的少数事情,如果都不好好把握,畏惧腼腆地不敢前行,或是压制心中的想法,到老了必定会遗憾终生。

  当爱情的阳光离去时,玫瑰花收起了她羞答答的笑脸,骄傲的百合花也不再昂首挺胸,默默地哀叹着她逐渐萎缩的花瓣。我就是那缺乏爱情滋润、忍受着孤独与痛苦煎熬的百合花,在命运的禁锢下独自枯萎、独自衰老。